世界杯网,上将,夹克,乌龙茶,状元

过年趣事作文100多字,过年你所见过喝高了以后的趣事吗?


时间:

rr咱们这个地方是个喝酒盛行的地方,什么叫喝酒盛行?那个地方不喝酒啊,但是我敢说在全国喝酒的村庄中我们村,要说数第二,相信没人敢数第一。我村有一干多口人在我们那一片,也算个大村庄,想当年在没改年开放前的七十年代,市场上没有什么白酒卖,村中有个供销社的代销点,卖些针头线脑,油盐酱醋,有点香烟,酒嘛,只有散白干酒,人从供销杜拉来一缸一缸的。放到点上,由代销点上的张二叔来卖,张二叔大名叫二石,年纪大的叫石头,年纪小点的叫二叔或石头叔,人很精明,不知什么原因当上了代销员。我村好喝,能喝是周围几十个村里最凶的。整个曲家屯公社卖的白酒,我村占一半,村里大部分男人都好这口,村里常常断酒,送酒的跟不上送,有一年秋天村里又断酒啦,酒鬼们馋的一整天都去好几回反复问,酒晚上送到了,石头叔想向里面兑点水,不小心把油灯里的煤油,歪倒撒进了酒缸里,吓坏了,这一缸酒坏了,半年白干不说,老婆也饶不了他,怎么办?第二天一早打酒的就把带着煤油的酒,打去了一半。石头叔吓得哆哆嗦嗦等着,挨撸挨吗都行坚决不承认。结果一缸酒都见底了,也没人说酒难喝。万幸,石头叔禁不住好奇,就拦住一个二次回来的人问,这回的酒味道昨样。那人扭头笑嘻嘻的说,我也想问问你呢?这回进的酒咋这么好喝呀,不是供销社的酒啦吗?唉呀!我的天哪没想到,没想到无意中,还发明了酒勾兑的方子。此后,石头叔每次酒来时都要加上他的独家秘方。只到一次被上小学的儿子,拉肚子,晚上去茅房给看见啦。从小孩嘴里传出来了,坏了,石头叔倒大霉啦,天天有人来质问,石头叔又是烟又是酒的招待,赔笑打发几个又来几个,疼的老婆天天骂。可事情过后酒鬼依然要石头叔向酒里对上煤油卖。可能是煤油也是勾兑酒的,不可少的原料吧?也许酒鬼们除了糁水的散白干,没喝过别的酒的原因吧。后来这也成了我村名牌,编了个歇后语:李庄的酒一一一加油!

还有一个喝醉酒,成就一段烟缘的故事,刘九爷,有个儿子二十五、六啦,也没说上媳妇,急得一家人了不的,



九爷这个儿子,其实是个不错的小伙,就是人老实点,腼腆不爱说话。九爷也是个酒鬼,经常喝醉,让家人给找回家。一日,他家一个远房亲戚家,办满月酒,这样有喝酒的机会,九爷是不会让别人去的,自已老早骑车去啦。到了下午天快黑啦,还没回去,老婆着急边骂边让儿子去接,有几里路难走,怕出儿子就骑车去啦,走到那几里难走的路时,天也快黑了,看到一个姑娘坐在路边,东张西望,一脸憔燥的神色,手摆着脚,好像有伤似的,九爷儿子心善,就询问怎么回事,姑娘说,自已是赵庄的去公社,给发烧感昌的弟弟去买药,在这儿车子压到砖头,歪倒自己的脚气崴了,痛的厉害去不了,天都黑了,也没看到个熟人,急的想哭,九爷儿子挺同情这个姑娘,就让她说出药的名字,让她耐心等待自己去邦她买药。回来后,又把姑娘送回家。姑娘家人一个劲的感谢,天晚了,怎么留吃饭,他也没答应。回家后,幸好父亲也醉酒回家,正睡呢。第二天,姑娘的父亲提着一斤末启封的酒,去谢人情,进家一看还是熟人,就没让走两人就炒点菜喝了起来,一来二去,姑娘的父亲就看上了九爷家的儿子,问姑娘也没意见。高兴的九爷父子,问姑娘那方要什么彩礼,就给什么彩礼。成亲之后,九爷逢喝酒人多时就吹嘘,这儿媳妇是自已喝酒喝来的。一来二去我们村又多了一条偈语:。李村的媳妇一一一喝来的。还有很关于我村的故事,有机会我一一说与你们听好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