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网,上将,夹克,乌龙茶,状元

茶道提倡的精神,《水浒传》中的精神值得提倡吗?


时间:

里面的所谓的好汉都是真的“除暴安良,替天行道”吗?

这个问题问的有些宽泛,水浒里面贯穿了很多种精神,哪些该提倡?哪些不该提倡?下面来具体说一下:

一、侠义精神。这个就是以宋江为核心的梁山第三代领导集体提出的所谓的替天行道、除暴安良。用《好汉歌》的歌词讲就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宋江把聚义厅改名为忠义堂,又在山门前竖起一面杏黄大旗,上书“替天行道”。这面旗帜还是很管用的,天下好汉闻风而来。因为道义不存,所以要替天行道。这个口号是很响亮。如果真的是替天行道的侠义精神,那么是值得提倡的!特别是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尤其值得提倡。

不过,我们仔细读书,会发现我们都被宋江的这面旗帜给骗了,不光我们,恐怕闻风而来的英雄好汉也会有被欺骗的感觉。宋江发动了几次貌似“替天行道”的行动,很著名的就是三打祝家庄。行到结束之后,他把祝家庄的粮食和金银珠宝全都搬上了梁山,并没有分给被祝朝奉欺压的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百姓们。不仅如此,还不分好坏,滥杀无辜,把扈三娘一门老幼尽数杀了。

梁山上具备侠义精神的只有鲁智深一人,打虎英雄武松在血溅鸳鸯楼的时候也有滥杀无辜的劣迹。真正的侠义精神在于救人,而不在于杀人。鲁迅曾经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革命,是要人活,而不是要人死!大侠郭靖那种“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侠义精神尤其值得提倡,鲁智深这种个人英雄主义的侠义精神也是值得提倡的。以宋江为首的那些满嘴替天行道,背地里杀人放火的“侠义精神”就不值得提倡了。

二、造反精神。这个毋庸置疑了,自然是不值得提倡的。就连梁山老大宋江也是不提倡造反精神的。李逵动不动就提出要杀到东京去,夺了鸟位,让宋江做皇帝。宋江都当面严厉提出批评,并且,他也是一直身体力行践行着招安路线。

三、禁欲精神。梁山好汉们都以不近女色作为好汉的标准。宋江劝导王英:“但凡好汉犯了溜骨髓三个字的,好生惹人耻笑。”又说王英:“原来王英兄弟只贪女色,不是好汉的勾当。”他虽然这样劝别人,自己却没有践行。李逵说的明白:“我当初敬你是个不贪色欲的好汉,你原来是酒色之徒。杀了阎婆惜,便是小样,去东京养李师师,便是大样。”可见宋江是个心口不一的小人。

不过,梁山大部分好汉还真是奉行禁欲精神,晁盖是当地首富,而且年纪也不小了,就是不娶妻室,整天舞枪弄棒,打熬气力。玉麒麟卢俊义虽有娇妻,却终日习武,打熬筋骨,致使娇妻劈腿管家。

这种禁欲精神其实是在灭人欲,是不值得提倡的。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应该通过正常合理的渠道宣泄情欲,一味的压制,不利于身心健康,是对美好人性的泯灭和屠杀。但是,仍然要注意适度,像矮脚虎王英那样那样只知道贪淫女色,也是要不得的!

谢邀。《水浒传》是一部深刻的长篇小说,按现在网文的分类,应该是历史架空小说。作者的写作意图、思考和思想都埋在文字的背后,明面上的内容不是作者真正的态度。《水浒传》大致传达了以下几种精神。

武松手刃潘金莲、斗杀西门庆,我赞同。宋朝官府不能为武大郎伸冤,武松只好以身试法。

按宋律,武松飞云浦是防卫过当,我认为他只能如此,遵守宋律他还能活命和报仇吗?武松鸳鸯楼上杀张都监、张团练和蒋门神也没问题,但杀其他毫无威胁的女仆就是滥杀无辜了。

鲁智深拳打镇关西,正义!镇关西是流氓懂法律,虚典实契,像某郎姓教授赖空姐一样对待金翠莲,除了用比他硬的挙头,鲁智深还真的不能从他那儿讨回公道。

林冲在风雪夜的山神庙暴发出杀气,杀了陆虞侯等人,给他自己报仇,也是大快人心之事。

武松、鲁智深和林冲还算有脑子,快意恩仇扩大化程度还好,但李逵这只藏獒就麻妨了。李逵杀赵能、赵得没问题,杀恩将仇报的李鬼夫妻没问题,但替人家捉鬼连人家女儿也一并杀了,打祝家庄却杀了扈家庄老小,这些就太过了。

宋律保护不了弱者,最后镇关西、西门庆、张都监、高廉这些仗势欺人者,宋律也保护不了,算是一报还一报吧。宋律的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晁盖上梁山,坐在聚义厅。宋江成老大,改名忠义厅。说是替天行道,杀贪官打土豪。祝家庄、曾头市是打了,但都不是单纯的打土豪分粮食,而是因为这些大财主眼里没梁山,不给梁山面子。打破土豪祝家庄,大部分粮食和金银都运上了梁山,只分给百姓少量粮食,还是因为一个老农民对石秀不错,当地百姓跟着沾光。

按《水浒》的说法,官员贪腐、朝政混乱是蔡京高俅等四大奸臣胡作非为导致上行下效造成的。道君皇帝宋佶喜欢就踘和书画,喜欢外出嫖宿,他不问正事,那么梁山替天行道首先就应该杀蔡京和高俅吧。

不要说梁山人做不到东京刺杀奸官。以《水浒》里的情况看,杀高俅犹如探囊取物。乐和等人扣留在高俅府上,梁山人想办法轻松救出乐和;柴进更是轻轻松松就进入皇宫,还手刀裁下“山东宋江”四字。

梁山人口口声声替天行道,不过是个幌子。他们连劫富济贫都做得不到位。晁盖劫了生辰纲,几人分了,没分给百姓们,倒是分给了赌博的白胜,他们为感宋江通风报信,送蒜条金五十两给宋江。

《水浒》里老百姓生活小康,连武大郎一个做炊饼的都能养活两口子。我觉得《水浒》里济贫不必要,温饱解决了,替天行道就应该是追求公平公正。而梁山好汉们干什么了呢?十字坡卖人肉包子的没人惩治,桃花山小霸王强娶也免于镇关西的下场,揭阳镇的街霸穆春、杀人越货的张横、欺行霸市垄断鱼行的张顺都逍遥法外。这些人加盟替天行道的团队,真是莫大的讽刺。

宋江一心要招安,为国为民为大家的出路,没问题。既然招安,北伐辽国南定方腊也没什么不对,朝庭养兵总是要用的嘛。忠君爱国没有问题,不管朝廷虐我多少遍,我对皇上如初恋。但是成为官员,不敢和把持朝政的奸臣作斗争,也不敢维护自己和兄弟们的正当权利,就太差了,不如回家卖红薯。当然宋朝没有红薯,宋江也没有退路。

与奸臣为伍,还对奸臣点头哈腰,已经苟且了人生,宋江竟然还窝囊地毒死李逵。箭术高超的小李广花荣,没有选择弓箭远程射杀高俅为宋江报仇;一肚子馊主意的智多星吴用,也没有用计策为卢俊义雪冤。这两人双双吊死在宋江墓前,都是软蛋!他们这样也是对皇帝不负责,除掉奸臣,或许就没靖康耻了。

    相关阅读